如何抓住“智能制造”的“台风口”

 

“智能制造”是一种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,机器在制造过程中可实现分析、推理、判断、构思和决策等功能,被认为是产业变革的“下个台风口”。如何抓住“智能制造”的“台风口”?7月23日,我国首个高度聚集围绕“智能制造”创新创业资源的街区——“中关村智造大街”在北京市海淀区亮相;名为“北斗七星”的产业生态,为我国加速落实“智造”升级提供了一个全新样本。
“有空间、没服务”难题怎么破?
“一旦步伐跟不上,就不是能不能‘吃肉’的问题了,可能连‘喝汤’的资格都没了。”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智能制造是中国不能错过的风口。”
记者在各地调研中发现,不少产业园虽然提供了类似企业聚集的空间,却缺乏整体的产业链、供应链等专业服务。
针对这一问题,“中关村智造大街”运营方代表、北京海东硬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程静说,这里形成了支撑创新的“北斗七星”产业生态。
所谓“北斗七星”,就是围绕智能制造领域,打造涵盖敏捷制造、工业设计、技术研发、检测认证、小批量试制、科技服务、市场推广七种服务的服务链条。
“通过平台化的服务,‘一站式’解决创新企业的需求。中关村智造大街构成了‘懂智造’的服务生态。”程静说。
“中关村智造大街”,位于北京海淀五道口腹地,北起清华大学东门,南至成府路,全长380米,周围高校云集。优越的区位优势和浓厚的科技氛围,让这里迅速汇聚了一批专业服务平台和国际化创新机构。
记者从中关村海淀园了解到,智造大街将进一步实现四个功能定位,即智能硬件产品创新,专业力量实现从0到1;智能制造标准创制,推动国际国内标准制定、推广;国际技术交流,融合全球人才之智;科技成果辐射推广,汇全球高端科技。
政府能为“智能制造”做点啥?
“街区的打造,不是政府赤膊上阵,而是借力市场,推动资源再聚集。”海淀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李长萍说。
一家入驻街区的创业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中关村智造大街”诞生,体现了新的政府服务创新的智慧,“着眼经济主战场,提前部署引领,让区域成为下个经济‘风口’的风向标。”
一方面,政府锁定发展方向、政策规划。在前期走访中,海淀园根据实地调研和综合比选,考虑到清华大学东门周边高校院所资源丰富,地理位置优越、国际交流频繁且房屋产权较为集中,决定依托成府东小街、清华东街沿线打造智能制造街区。
另一方面,通过市场化机制组建“北京海东硬创科技有限公司”,负责业态调整、产业集聚、资源汇总及品牌促进。
“市场机制将带来专业的人才、技术、资源、品牌等资源,政府做好专业服务、公共服务即可。”李长萍说,未来政府将更好地扮演“服务员”角色。目前,海淀正在逐步设立针对“智造平台服务类企业的考核奖励指标”,并在探索建立“园区+平台+基金+联盟+品牌”的全链条服务机制。
北京市海淀区区长于军说,“政府推动、市场主导”的新街区计划服务智能制造领域创新实现从0到1的跨越。这也标志着作为全国首批双创示范基地的北京海淀,在加速促进双创服务走向高端化,支撑创新创业与经济转型升级有机结合。
未来3年,中关村智造大街技术成果转移转化将突破10000项,技术交易额超1000亿,其中50%以上辐射京外,合作园区100+,服务企业10000+,带动收入5000亿元。
创新创业资源如何联动?
作为中关村创业大街和中关村大街的代表,梅萌提出了“大街+”的概念,“大街之间应该是一个整体,实现信息流、资金流的联动。我建议,在中关村成立一个大街联盟。”
这个看法得到了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的认同。在怀进鹏看来,“如果创业大街重在提出想法,智造大街则是把看明白的事做明白。”
如今,创业大街和智造大街已在市场化运作中产生了联系。作为“北斗七星”工业设计之星的云智造公司,正是在在创业大街孵化的。
不止于“大街”之间的联动。目前,智造大街已有中国电子标准研究院、硬创梦工场、云智造、京东方等平台服务商,北京协同创新研究院、中科创星、中科飞龙等中科院项目转化平台,英特尔研究院背景的智能驾驶转化项目,并引进美国Plug&Play公司总部落户。
“我们在硅谷孵化了上百个十亿美元的项目,我们希望成为中美创新资源的桥梁。”Plug&Play公司总裁拉希姆·阿米迪说。
按照规划,“中关村智造大街”将打造“人工智能、智能硬件”产业链、“国际智能制造”产业链、“国际新技术新产品交流辐射地”以及“高端创新服务要素聚集地”。
“要让中国智能制造在这里给出答案。”北京市副市长隋振江说。
 
 
来源:中国传动网
  • © 1999-2017 Hannover Milano Fairs China Ltd 沪ICP备05004507号-3